香港民众不满辱国旗者被轻判 呼吁政府提出上诉

香港民众不满辱国旗者被轻判 呼吁政府提出上诉

香港民众不满辱国旗者被轻判 呼吁政府提出上诉
香港沙田裁判法院就一同凌辱国旗案做出判定,被告揭露及成心以毁损、玷污、蹂躏的方法凌辱国旗罪名建立,但仅被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香港媒体、市民集体及前特首梁振英等知名人士揭露质疑判得真实太轻,等于怂恿相似违法过为。  被告罗敏聪是一名凉气技工学徒,本年21岁。据香港《星岛日报》30日报导,有蒙面示威者9月22日在沙田大会堂旗杆拆下国旗,再将旗号喷黑。随后被告与其他示威者持国旗走到广场三楼中庭方位,把国旗扔到垃圾车“连旗带车”推到沙田公园水池,这以后有人捞起国旗再扔进城门河。事发当晚,被告遭警方逮捕,在警诫下供认“因贪玩犯案”。案子29日在沙田法院判刑。裁判官李志豪称,案子性质严峻,但由于凌辱国旗罪没有量刑指引,考虑到被告初犯、率直认罪、有家人支撑、感染及社会服务令陈述正面,加上案情不触及更严峻的燃烧国旗情节,因而以感染官主张的160小时社会服务令为量刑起点,进步时数以反映罪过严峻性,判处200小时社服令。别的,被告现为凉气技工学徒,雇主对他的点评正面,“上班按时、有责任感、与搭档联系杰出”,雇主也愿意分配被告的作业,迁就其社会服务令。  判定一出,香港舆论哗然。前行政长官、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29日在交际网站称,这项判定必定引起全国公愤,“已然裁判官表明没有量刑指引,律政司有必要上诉”。他一起说到,早前有人涂污美国总领事馆外墙,被判刑4个星期。香港中旅世界投资有限公司副主席卢瑞安直言判定“太离谱”,着重有人仅涂污美国驻港总领馆外墙就已被判囚4周,这次凌辱国旗的严峻性远超前者,质疑香港司法人员存在双重标准。他说:“浊世要用重典,关于凌辱国旗的状况不断发作,服务令毫无阻吓效果,等同于怂恿,这是司法的沦亡!”律政司有必要就此案提出上诉,不然凌辱国旗的行为将会像流行症相同不断延伸。自身是律师的全国政协委员简松年指出,外国触及凌辱国旗的案子,被告一般最少被判一两个月拘禁,不然不会有阻吓力,裁判官如此宽待坏人,反映本港司法人员并不觉得凌辱标志国家主权的国旗是一件重要的事,“反映他们的国家观念极端单薄,对保护国家庄严漠然置之”。他以为,相关于涂污美国驻港总领馆的判定,裁判官本次判定等同于自我矮化。香港法学沟通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也说,刑事破坏罪过最高赏罚为入狱10年,本案裁判官仅以被损毁的国旗为一“死物”这个方历来判刑,疏忽了国旗是国家民族庄严的标志。香港市民集体“政中香港人”30日下午到律政司示威,要求律政司提出上诉。该集体担任人称,比照涂鸦美国领事馆案,此次判罚让市民置疑法官的量刑原则有激烈的个人政治颜色,未能相等公平做出判罚。  依据 《国旗及国徽法令》规则,任何人揭露及成心以燃烧、毁损、玷污、蹂躏等方法凌辱国旗或国徽,即属违法,一经科罪,最高可判罚款5万港元及拘禁3年。香港《大公报》30日评论称,香港素称法治城市,相关案子仅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令人不能不有所质疑和愤慨。同类性质案子,一名内地来港游客在美国领事馆门前涂字,被判即时入狱4星期,“相似的行为,何故厚彼而薄此?在裁判官大人眼中,是否美国领事馆不行侮,我国国旗就能够任人涂污和凌辱而不用遭到应得的赏罚?”文章说,从事情进程可见,被告是揭露、成心及歹意做出凌辱国旗的行为,并非像他宣称的仅仅一时“贪玩”;而凌辱国旗便是凌辱国旗,所谓“贪玩”绝不是一个能够接收的“理由”,“200小时社会服务令的判定,对往后同类罪过不只不会起到任何阻吓效果,相反,只要不燃烧,恣意凌辱国旗都能够获轻判,这会向社会传递怎样的消息!”

admin

发表评论